<acronym id="os222"><center id="os22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os222"></acronym><acronym id="os222"><small id="os222"></small></acronym>
<rt id="os222"></rt>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媒體太師>>正文
 
 
媒體太師
 
《中國教育報》(2020年5月30日)刊文:服務基礎教育振興教師教育的改革實踐
2020-09-16 09:20   審核人:

新時代背景下,如何全面深化教師教育改革,與基礎教育深度融合,形成協同育人格局,是地方師范院校改革發展的重大課題。近年來,由我校發起并由副院長王衛平主持實施的《大力提升教師教育水平,全面深化基礎教育服務2018—2020年行動計劃》,經過多年的實踐探索,已取得重要的階段性成果,產生了良好的社會影響。5月29日的《中國教育報》以整版篇幅刊發王衛平撰寫的“服務基礎教育振興教師教育的改革實踐”一文,對此進行了專題報道?,F全文轉發。

服務基礎教育振興教師教育的改革實踐

——太原師范學院“3341”改革模式的探索與創新

○ 王衛平

《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中明確提出,落實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推進地方政府部門、高等學校、中小學“三位一體”協同育人?!督處熃逃衽d行動計劃(2018—2022年)》把振興教師教育作為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重大舉措。在新時代背景下,全面深化教師教育改革、探索地方師范院校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深度融合,是順應國家教育改革發展趨勢的必然需求。因此,要實現師范院校的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相互貫通、彼此作用、相互滲透、彼此對接、全面合作、協同育人的深度融合,彌合兩者的斷裂狀態,暢通兩者的溝通機制,使地方師范院校與地方政府部門、中小學形成一個互相促進、共同發展的“協作共同體”。

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師范院校的使命

師范院校的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之間存在著“母”與“子”、“源”與“流”的關系,然而當前,在鼓勵綜合性高等學校和非師范類高等學校參與培養、培訓中小學教師的宏觀背景下,師范院校的行業優勢正在逐漸消失。同時隨著地方師范院校擴大招生、增設專業過快,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其以培養教師為主的專業特色。隨之而來的是師范院校的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有所脫節,為基礎教育改革提供優質師資的作用受到影響。鑒于此,太原師范學院為破解現實困境,堅持問題導向,對接基礎教育,著力調查研究,實現“親眼看一看”“親耳聽一聽”,接地氣、通下情,了解基礎教育,做到“身入”與“心至”,真正以第一手材料為基礎,用真實情況來定位:一是開展全省基礎教育大調研。學校組織了6個調研組分赴山西省11個地市,就各地教學改革特色、教師隊伍建設經驗、畢業生職后發展等情況實地調研了山西省35所中小學校。其共性問題是基礎教育與高等師范教育互動交流少,相互脫節現象普遍存在。二是征求基礎教育專家意見。學校舉辦了高師院校與基礎教育深度融合的校長高峰論壇,參加論壇的200余位本省中小學校長普遍認為,新時代教師教育存在“供給側”與“需求側”之間的矛盾,需要師范院??壳罢疚?,勇于擔當;同時,全省各地中小學對高師院校專家團隊的教研輔導、科研支撐、專業培訓等方面需求很大,然而現實是缺乏高師院校與地方教育主管部門、中小學之間合作交流的長效機制。三是吸納基層校長教師合理建議。學校承擔著山西省中學教師培訓中心、山西省教育行政干部培訓中心的職能,每年培訓本省中小學校長、骨干教師和學科帶頭人近1200人次,利用這一優勢,通過對他們的訪談,反映出新時代師范生的師范技能、閱讀量、課程結構能力、教學設計與實施、組織能力等專業素養與基礎教育實際需求存在較大差距。因此,高師院校的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應該走協同融合、共同發展的雙贏道路,共同開發教育理論與教育實踐的融合空間,探索高師院?!胤浇炭撇块T—中小學“三位一體”協同發展模式,實現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的深度融合。這是新時代高師院校加強“新師范”建設、振興教師教育的必然需求。

為了落實好《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的精神,探索新時代“三位一體”深度融合的行動模式,創新新時代“新師范”的新作為,太原師范學院于2018年出臺并實施了《大力提升教師教育水平,全面深化基礎教育服務2018—2020年行動計劃》,對“行動計劃”的政策保障、運作機制、調研任務、業績考核等方面提出了具體要求,對各類掛職人員工作任務進行了明確安排。探索形成地方師范院校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深度融合的“3341”行動模式,力求實現深度融合、協同育人的戰略目標,彰顯地方師范院校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協同發展的特色?!?341”行動模式的具體內涵是:第一個“3”指地方師范院校、地方教育部門、中小學三方溝通協調、深度合作,形成合力;第二個“3”指高校精選3支隊伍,分批選派學校教務處、科研處、研究生處等職能處室的業務干部(一支),有師范專業的院系領導(一支),承擔教師教育類課程的教師、院系承擔學科教學論課程的教師與教育碩士專職導師(一支)到行動計劃區縣的教育行政管理部門和中小學分別掛職鍛煉一年,完成服務基礎教育的各類基礎性工作?!?341”行動模式中的“4”指完成4項任務:要求掛職行動計劃區縣的教育行政管理部門副職人員、掛職中小學校副職人員、掛職教師掛職任務各有不同,總體需完成聽課教研、撰寫掛職總結、制定改革方案、整理優秀案例4項工作任務?!?341”行動模式中的“1”指做好1項課題研究:由掛職人員牽頭組織所掛職學校的相關教師,共同申報省教育科學規劃課題一項,并圍繞課題發表一篇省級以上的學術論文?!?341”行動模式是學校聚焦師范教育主業的時代宣言,是推進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的有益嘗試,是做好師范類專業認證的有力支撐,是提升師范院校辦學水平和教師隊伍素質的迫切要求。

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師范院校的行動

“九層之臺,起于壘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要順利推進“3341”行動模式,就要圍繞行動模式,貫通3條實現路徑,構建一個彼此支撐的互動體系,大力服務基礎教育,助推學校教師教育改革振興?!奥窂揭弧保号c行動計劃目標縣的中小學合作。這是一個雙向互動的體系。所謂“雙向互動”是指學校的掛職人員中相關院系領導、承擔教師教育類課程的教師、承擔學科教學論課程的教師、教育碩士專職導師要深入各地區中小學完成學習任務,并開展服務工作,同時中小學也要選派特級教師、優秀教師作為特聘教師為師范生授課?!半p向互動”內涵豐富,通過雙維度操作實現。一是從高師院校到中小學的維度看:從學習方面看,破解高師教育與基礎教育脫節問題,應著重把握“癥結”所在,“知己知彼”才能靶向治療,有的放矢,解決問題。因此,要先了解基礎教育在教學、管理、保障等方面的內在機理與運行機制。

首先,掛職人員首要任務是深入學習基礎教育課堂教學改革、新課程標準、課程建設等內容。為此,學校為掛職人員確定了明確任務:院系副職掛職中小學校副校長,要聽課不少于30課時,參加學校會議及大型活動不少于15次;提交掛職鍛煉總結與二級學院(系部)教學改革方案及掛職單位的優秀教學管理案例。掛職教師要聽課不少于50課時,主持和參與中小學教研活動12次;提交掛職鍛煉總結與個人課堂教學改革方案及掛職單位的優秀教學案例。通過完成任務,有助于系統全面地學習了解基礎教育教學改革的新成果,精準把握基礎教育發展態勢,為下一步學校教師教育改革發展提供依據。

其次,選派優秀師范生到各地區中小學開展實習與支教,與有合作意向的中小學共建師范生教育教學技能實訓平臺和基地,加強教育教學能力訓練,確保師范生教育實踐不少于18周,強化“鋼筆字、毛筆字、粉筆字和普通話”等師范基本功訓練,強化師范生專業素養與“看家本領”。

從服務方面看,學校要求掛職人員多方式、多維度服務基礎教育。根據需求導向,結合各地區實際需要,學??茖W安排各院系與各地區中小學對接,形成“一系一學?!钡摹鞍伞备窬?,為掛職中小學校培養一支優秀的教師團隊,為該校教師隊伍能力提升提供支撐。

首先是實施精準幫扶,提升教師專業能力。通過業務培訓、示范教研、同課異構、課例研究和觀課議課等方式,掛職教師與中小學相應學科教師組成教研共同體、課題小組、同課異構團隊,實現活動常態化、長效化,提升中小學教師的教學能力。

其次是推進教育扶貧,落實鄉村教師培養。教育扶貧是學校行動計劃的主要內容,實施鄉村教師培養計劃是學校服務基礎教育、推進教師培養“供給側”改革的題中之義。學校主動作為,靠前站位,加大扶貧攻堅重點地區教師教育支持力度,積極聯系本省邊遠貧困地區、薄弱學校,選派各學科優秀教師團隊及師范類實習生開展送培下鄉、送教上門、跟崗研修、實習支教,著力提升鄉村教師能力素質,幫助提升辦學水平和教學質量,緩解農村中小學師資不足和結構性、臨時性人員短缺問題。

再其次是延伸服務鏈條,助力教師素質提升。學校肩負山西省教育部門下設的山西省教育行政干部培訓中心、山西省中學教師培訓中心的職能,長期從事教育行政干部培訓、中小學校長培訓、中小學教師培訓工作。依托“國培計劃”,承擔各級各類教師、校長培訓任務,為適應課程改革、信息技術普及和中高考改革對教師隊伍的新要求,學校制定了分年度中小學教師素質提升計劃,分期、分批組織各類型主題培訓班,搭建教師職后培訓與職前教育銜接的“橋梁”,提升中小學教師素質;圍繞“互聯網+教師發展”新模式,探索建立教育工作服務站,實行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混合式研修、輔導與培訓,推動信息技術與教師培訓有機融合,促進教師終身學習和專業發展,助力“農村中小學教師素質提升工程”和“校長提升計劃”。

二是從中小學到高師院校的維度看:

學校從各地區中小學中聘任特級教師、教學能手擔任學校師范生教育實習指導教師或教師教育課程兼職教師;聘請基礎教育領域的杰出校長、專家擔任學校教育專業碩士導師,為本科生、碩士生進行系統的學科教學論及基礎教育理論方面的教學,有針對性地提升師范生專業理論素養及水平。目前已外聘教育專碩導師286名。

“路徑二”:與地方教育行政部門合作。主要做好與基礎教育服務行動計劃縣教科部門的合作工作。學校安排教務處、研究生處、科研處、發展規劃處等職能部門副職掛職各地教育行政管理部門副職,根據需要,合理派遣,實現“一處一縣區”合作格局。掛職人員工作任務是在全面學習基礎教育相關政策的基礎上,深入了解基礎教育的現狀,掛職期間調研區域內中小學不少于10所,參與教研活動不少于15次;提交掛職鍛煉總結、基礎教育幫扶方案及掛職單位的優秀管理案例。通過學習,了解區域基礎教育發展規劃、改革趨勢,為研究基礎教育提供現實案例。同時,為各地區教育行政部門制定教育規劃,為推進教育改革提供常態化決策咨詢服務,在基礎教育戰略性研究等方面發揮理論引領和智力支撐作用。地方教育行政部門充分發揮“橋梁”與“紐帶”作用,“一手”拉高師院校,“另一手”拉中小學校,牽頭建立全方位、多層面的定期交流互訪制度與定期例會制度,暢通三方“協商、聯動、互促、共贏”運行機制,加強政策支持、資金支持、綜合服務保障支持,確?!靶袆佑媱潯甭鋵嵚浼毬涞?。

“路徑三”:與科研院所合作。學校要求每位掛職人員與行動計劃區縣的中小學教師聯合申報和完成一項基礎教育研究課題,形成“一師一課題”的深度合作的生動局面。因此,學校先行先試,主要對接山西省教育科學研究院、各地區研究所等科研院所,為與中小學教師聯合開展課題研究提供助力和服務。目前,學校與山西省教育科學研究院在教育理念、培養目標、管理制度、課程建設、課程實施、評價體系、教學研究、教師發展等8個領域共同開展相關課題研究,已形成一批特色鮮明的基礎教育研究課題、系列研究論文和典型教育教學案例,進一步提升了中小學教師的教育科研能力。

3條“路徑”的貫通,是實現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深度融合的體系保障,是推進“3341”行動模式取得實效的有力支撐,更是助推教師教育改革的重要實踐。

基礎教育的發展方向就是教師教育的改革方向。“行動計劃”把基礎教育新的要求帶到學校,也拉開了教師教育“供給側”改革的序幕!一是“明晰目標”為引領。學校瞄準基礎教育各學段對師資培養的需求,進一步把握好人才培養效果與培養目標的達成度,進一步聚焦人才培養目標與區域基礎教育發展需求的適應度,厘清師范類專業人才培養目標定位,努力培養造就學科知識扎實、專業能力突出、教育情懷深厚的高素質未來卓越教師。二是“優化方案”作指針。學校師范專業人才培養方案結合基礎教育新實際進行優化調整,學校今年將正式招收省級公費師范生,目前已經科學制定了《太原師范學院加強公費師范生培養若干意見》,更加聚焦培養目標,更加強調師范專業素養的生成。三是“建構課程”強支撐。課程體系在人才培養方案的指引下進行聯動改革,有針對性地增加專業能力提升類課程模塊,圍繞強化“三筆字、普通話”訓練、強化閱讀量考核、強化“課程思政”意識、強化新課程標準學習,強化教材解構能力提升,精心設計課程內容,推陳出新,構建育人效果更加有效的課程體系。四是“搭建平臺”促實踐。深化課堂教學改革,聘請中小學教學一線骨干教師登上大學講臺,為師范生解讀中小學課程教材,共享中小學教學實踐;并通過完善頂崗支教、實習見習,共建實習基地,延長培養周期,加強實踐教學環節,進一步提升師范生師范專業素養。五是“涵養師德”重建設。學校大力加強師德師風建設,堅持將師德師風作為評價教師隊伍素質的首要標準,建立教師師德檔案及師德失范處置意見,劃定師德“紅線”,不斷健全師德建設體系,推動師德建設常態化、長效化。在師范專業開設師德課程,涵養學生教師職業道德,為未來教師講好師德“第一課”,努力營造以德立身、以德立學、以德施教的校園氛圍。六是“成立機構”定規劃。學校探索教師發展體制機制改革,適時成立了教師發展中心,以教師培訓和教學科研能力提升為重點,統籌設計教師隊伍專業發展規劃,制定了《太原師范學院教師隊伍非學歷培訓實施意見》,不斷提升教師培養質量,持續提升教師隊伍專業素質能力。七是“打造學科”強筋骨。加強教師教育學科建設,學校堅持“做大做強做優”理念,將教育系、教師教育學院、基礎教育發展培訓中心合并,組建教學學院,全力打造教師教育學科團隊,支持教師教育學科群建設,加大教師教育專業博士學位授予單位建設力度,推動教師教育學科形成集聚效應,努力向教師教育類省級重點學科發起沖擊。

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師范院校的擔當

“百舸爭流,奮楫者先!”2018年,學校開展“大力提升教師教育水平,全面深化基礎教育服務2018—2020年行動計劃”以來,“行動計劃”已完成了3期掛職工作,正在進行第4期掛職工作,共涉及學校全部師范專業,派出108名教師及干部,特別是所有教育碩士專職導師和學科教學論教師深入晉中市11個地區教科部門與50余所中小學,實現了“行動計劃”晉中市11個地區的全覆蓋。

教師素質提升方面,一是組建專家“智庫”,傳授先進教學理念。學校聚集基礎教育優質資源,選取了教學專家、省市優秀教研員、中小學特級教師和學科帶頭人,組建了基礎教育“智庫”。其職責主要是為城鎮薄弱學校、農村中小學“診病把脈”,傳授先進教學理念、經驗和成果,指導教育教學改革,承擔中學教學設計、中學教材分析、中學課堂策略實施等課程的教學,指導鄉村教師的職業發展。二是加強教育扶貧,助力教師培養計劃。加大扶貧攻堅重點地區教師教育支持力度,積極聯系本省邊遠貧困地區、薄弱學校,開展送培下鄉、跟崗研修。開展了貧困縣中小學教師教學能力提升計劃,2018年,學校選派優秀教師團隊赴和順縣,兩年來通過示范教學、同課異構、課例研究和觀課議課等方式,培養和建設了一批和順縣中小學學科教學骨干團隊,通過骨干的示范、輻射、帶動作用,促進當地教師的內生性成長,進而幫助帶動和順縣鄉村教師專業素質的提升,2019年和順縣已實現貧困縣摘帽。三是開展職后培訓,促進教師素質提升。學校承擔了包括“國培計劃”在內的各級各類教師、校長培訓任務,分期分批組織各類型主題培訓班,兩年來,成功舉辦“國培計劃”教師、校長培訓班30期,培訓1398人;山西省中小學幼兒園校園長培訓班27期,培訓1624人;省級中學學科帶頭人及骨干教師培訓班15期,培訓1225人;共計舉辦培訓班72期,培訓各類學員4247人。積極落實了本省“中小學教師能力素質提升計劃”。

協同育人方面,學校已與晉中市政府部門簽訂了《晉中市教育部門和太原師范學院戰略合作協議》,與太谷縣教科部門、和順縣教科部門也分別簽訂了教育合作協議與協同育人合作協議,為與區域內中小學深度合作提供制度保障、政策支撐,并積極推進區域內聯合開展教育政策研究、研究生聯合培養、重大課題研究等領域的合作。學校還采用多種形式與中小學校合作,開展協同育人工作。已與晉中市太谷中學、太谷二中、和順一中等區域優質中學簽訂了合作育人協議,展開了包括共建教育教學實踐基地、創建行知文化育人基地、選聘教育碩士導師、聯合培養教育碩士等內容的長效合作機制。根據各地需求,學校統籌規劃,合理安排師范生實習工作,每學期各專業優秀師范生分赴晉中市各地各學校開展實習、支教工作。兩年來,共計派出實習生2700余人參與實習支教工作,均獲得當地實習學校的好評。

理論研究方面,一是精選點位,深入調研。目前對學校“行動計劃”覆蓋的晉中市11個縣區的1100余名中小學教師進行了專業素養發展現狀的問卷調查;對學校108名已掛職行動計劃縣的教育碩士導師、學科教學論教師和業務部門干部就其專業成長進行了深度訪談;對地方教科部門就當地基礎教育的政策引領和專業指導、地方中小學教師教學能力提升和領軍人才團隊的打造等方面進行了評價研究。二是拓展領域,開展研究。學校與山西省社科院、各地中小學教師在基礎教育的教育理念、培養目標、教學研究、管理制度、課程建設、課程實施、教師發展、評價體系等方面開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共開展各類課題研究110余項,其中省級以上基礎教育項目60余項,發表核心期刊論文30余篇。三是積累成果,典型示范?!靶袆佑媱潯币研纬梢慌厣r明的基礎教育研究課題、系列研究論文和典型教育教學案例。作為“行動計劃”經驗總結的成果,《師范院校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深度融合的行動研究》獲2019年山西省教學成果獎一等獎,為本省地方院?!胤秸块T—中小學“三位一體”協同育人提供可借鑒、可推廣的經驗模式。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后波!”新時代,太原師范學院積極探索教師教育服務基礎教育、研究基礎教育、反哺基礎教育的長效機制,“3341”行動模式在山西省晉中市已形成“一師一課題”“一系一學?!薄耙惶幰豢h區”深度融合、協同育人長效機制,為整體提升學校教師的教育教學能力、區縣教科部門人員的教學科研指導能力和決策咨詢能力、中小學教師的教學及研究能力提供了新的模式、新的支撐、新的選擇。當前學校正在把行動模式延伸到山西省11個地市,力求打造與全省各地區基礎教育全方位、多層面交流和常態化、深度化合作模式,力求走出一條地方師范院校教師教育與基礎教育協同育人、深度融合的“新師范”特色發展之路,交出落實《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的新時代合格答卷。(太原師范學院副院長 王衛平

關閉窗口
 

Copyright:2010-2018 太原師范學院 地址:山西省晉中市榆次區大學街319號 郵編:030619

非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審批號(晉)IPC備15007399號 晉公網安備 14070202000026號

飞艇